要不要温和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2020-11-10 00:15

消费主义,金钱导向,物质希望

一个个贪婪的词汇

目光中溢出欢愉却空泛的光

被消费主义黑洞慢慢吞噬的人们齐声呼吁

“在消费年代没有好名和恶名,只要名声!”

消费主义文明鼓起于20世纪20-30年代,那时第二次国际大战刚刚完毕,资本主义得以迅速发展,消费主义文明崇尚着对物品的肯定占有和对享乐主义的寻求。

在文学中,存在着许多消费主义的标志物,它们是金钱导向的价值观滋补的存在,它们美丽,多变而冷酷。在重复改写,内化,沉溺于消费主义的过程中,逐步丧失了爱的才能,义无反顾地投身于虚无与精力危机,化身为冷酷的标志之物。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黛西·布坎南,2013版《了不得的盖茨比》

“黛西的声响拥有着绒毛般的质地与性感的法力,听起来就像金钱相同动听。”

菲茨杰拉德

作为The Lost Generation的代表人物,菲茨杰拉德在其代表作《了不得的盖茨比》顶用锋利的笔触描绘了20世纪20年代美国的消费主义浪潮,其间黛西·布坎南便是那年代的缩影。

当黛西初度来到盖茨豪宅,见到大批从英国订货的富丽薄麻布衬衫、厚绸衬衫、细法兰绒衬衫时,她将头埋进衬衫堆里,留下了感动的眼泪,她说:“这些衬衫这么美,我看了很悲伤,由于我从来没见过这么—这么美的衬衫。”不久后,克利普斯普林格演奏起了《爱情的安乐窝》多么挖苦啊,这消费主义者的爱情。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2013版《了不得的盖茨比》

“咱们期望过得很舒适。”

“我不要舒适。我要天主,我要诗篇,我要真实的风险我要自在,我要夸姣,我要罪恶。”

赫胥黎

在英国作家赫胥黎描绘的乌托邦中,文明国际中的人们好像细密的黑洞,以一种近乎失望的姿态吸吮着消费主义,泛文娱化的蜜糖,贪婪地消耗着全新的服装,贵重的文娱活动,令人愉悦的嗦麻人们关于爱情与许诺一窍不通,仅仅日夜沉溺于愉悦的空想之中,企图添补心中那份难以了解却无法摒弃的空泛感与孤单。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阿道司.赫胥黎《美丽新国际》

“在消费年代没有好名和恶名,只要名声!”

在《琥珀》中,姚妖妖便是这样一个美妙的人物,她是消费主义大布景下的优质产品,对她而言,无需品德,没有底线,金钱与才是衡量万物的标尺。

她是纵身于希望与金钱海洋中一团高兴的粘土,能够成为顾客巴望的全部,随其纵情地揉捏,重塑,欣赏,摒弃,亲吻,鄙夷,包顾客满足。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一个诱人的叫做“消费主义”的黑洞

浸透迷幻的颜色,甜美的空想,时间短的欢愉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其间

来《琥珀》中寻找答案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第一次碰头,高辕以为是自己招引了小优,实际上他是被小优招引了。一个玩世不恭、是有着自己一套人生哲学的唐璜式人物,一个单纯美丽 、安静的表面下却躲藏一个不为人知的隐秘。这样的两个人,被一颗心连在一起,在缤纷喧嚣、荒谬严酷的日子中表演他们的爱情故事。他们都口是心非,他们都违反了自己的原意,他们相互摧残,但仍然深深地堕入爱情。

要不要温文地走进消费主义黑洞

琥珀

/ 主创名单 /

编剧:廖一梅

舞美规划:张武

灯光规划:王琦

音乐总监:姚谦

舞蹈规划:金星

多媒体规划:丰江舟

艺人:张弌铖、刘爽、罗欢、李智浩。

杨佐夫、吕京、张功长、郭炳琨。

张亚茜、曹上、陈育新

表演信息:

深圳 深圳市少年宫剧场

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:

消费主义

消费主义,是西方发达国家遍及盛行的一种社会品德现象,是辅导和调理人们在消费方面的举动和联系的准则、思维、希望、心情及相应的实践的总称。其主要准则是寻求面子的消费,渴求无节制的物质享受和消遣,并把这些当作日子的意图和人生的价值。它是当今西方资产阶级品德的重要组成部分。社会科学领域中,因常识传统对消费主义有不同的界说与诠释,如绿色消费主义、顾客维护、顾客运动、顾客权益等等。


标签: